志愿军后代捧遗像痛哭迎亲人回归故乡(图)

28日早间,中韩双方在韩国仁川国际机场举行437位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交接仪式。搭载遗骸的专机降落沈阳后又举行了隆重的迎接仪式。随后,这些遗骸被运往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。

与此同时,从全国各地赶到沈阳的志愿军后代们手捧菊花,臂缠黑纱,手拿印有“迎接亲人回家”字样的白色条幅来到抗美援朝烈士陵园门前,等待这些在外漂泊了60余年的先烈英灵回归国土。

守候在陵园门前的温金花,27日从广播里听到志愿军遗骸回国的消息后激动不已,她立刻让儿子订机票,连夜从山西平遥家中赶到沈阳。

“我也不知道这437名军人中是否有父亲,但是我一定要到沈阳接他们!”温金花的父亲温立平于1951年牺牲在朝鲜战场,当时她还只有3岁。

很多志愿军烈士的子女都已年过半百,在等待遗骸运抵这里期间,陵园方面为他们准备了水和椅子。“我们理解大家的心情,但是请你们务必保重身体。”沈阳陵园工作人员对现场的烈士后代们说。

烈士陵园大门两侧刻有数字“1950”和“1953”,代表着朝鲜战争的起止时间。来自青海西宁的康明时而望向不远处的“1953”。“我父亲就是1953年在朝鲜牺牲的。”两岁时与即将赶赴战场的父亲合拍的一张黑白照片,是康明关于父爱的唯一记忆。

12时50分许,40余辆中国军方车辆驶抵抗美援朝烈士陵园,一些车辆上悬挂着红色条幅,上面印着“烈士永垂不朽”、“烈士业绩永载史册”、“祖国和人民永远铭记你们”等黄色大字。

当车辆缓缓从面前驶过时,康明和其他烈士后代不禁热泪盈眶,几位年长的老人甚至失声痛哭,大喊着:你们终于回来了!

“他们用生命换来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,可是却在国外睡了这么多年。”守候在烈士陵园门前的康明也激动不已。

“爸爸,伯伯回来了,你看到了吗?”山西人韩晓燕说,伯父韩启明曾担任志愿军180师539团政委。得知兄弟在朝鲜牺牲后,韩晓燕的父亲一直在寻找其遗骸,但是直到老人去世也没能完成心愿。

韩晓燕觉得伯父的遗骸很可能就在这次回国的437名烈士中。2013年,她曾跟随几名志愿军后代前往位于韩国坡州的“中国军人公墓”祭扫。他们在坡州墓地发现,一些无名墓碑上记录的遗骸迁移地,与父辈们牺牲的地点一样。而此次韩方移交中国的437具遗骸,正是被安葬在坡州墓地的志愿军烈士。

运送烈士遗骸的车辆全部驶进陵园后,包括康明、韩晓燕在内的烈士后代们仍然守候在陵园门前,不愿离去。(完)

(原标题:特写:中国志愿军后代热泪盈眶迎亲人回归故乡)

(编辑:SN091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